墨长泽

混乱善良。
性冷淡的清水写手。
废话多的话唠画手。
经常忘记点小蓝手。
头像是自己的帽子,已经失踪了。

我以前也是个从不踩到lof的G点的好孩子啊。

中原中也个人向理解

  ——中原中也个人向理解,大部分内容在说双黑,因此打上了「双黑」tag,主要希望有人能与我共同探讨,若有人感觉不妥我将立即删除tag。
  
  中原中也,港口黑手党五大干部之一,据他和太宰的对话来看可以说是「港黑体术第一人」。
  
  同人作品的幼中性格大多为小孩子的急躁任性或是软萌可爱,但这点无从考证,不论是漫画还是动画都没对中原中也此人的童年作何描述,唯一有的也只是漫画某一话封面是幼年双黑相立而望,只能希望官方明年的剧场版能对双黑的童年略作描述吧。
  
  名朋描述为性格暴躁易怒。
  
  我个人更觉得他的暴躁易怒只是对太宰这种算是很熟的顽固恶劣分子,以及在熟人(例如红叶大姐)面前发牢骚。而从漫画番外文野汪和TV森红中三人喝酒也可以猜想他在喝醉后才会对着可以信任(红叶大姐)和必须信任(森先生)的熟人叨咕自己对太宰有多不满。大多数时间他是不会显露自己情绪的,否则他在港口黑手党的这么多年岂不是白过了?(去侦探社旧址那段算是给侦探社一个下马威,让侦探社明白你们打赢我们的可能贼○○小,我们一个干部就可以灭了你们。在敦敦到侦探社之前,港侦应该是很少接触,可以说是毫无往来,而唯一的枢纽太宰治还不暴露自己身份,不然国木田也不必拿着芥芥的照片让敦敦注意避开这个人)。
  
  同人作品,除去cp向,大多数将他和太宰描述成水火不相容,见面就互怼的关系。
  
  其实想想也没什么不对,从官方不管是漫画还是动画的双黑场合塑造来看,他们两个确实怼得很起劲,但一到任务对象出现在自己面前(或者说严肃的场合?)就会展现出搭档数十年的绝对默契,当然一些小细节(虽然大部分被太宰说出来了)比如太宰迅速躲开中也的扫腿和太宰能顺利接近污浊状态的中也都在传达着这点。
  
  他和太宰,从前文提到的某话漫画封面和太宰的话里可以看出(不过老实说我不知道官方爸爸有没有明确提过这点,封面上那句少年时代埋藏于心的种子也是指代得不明不白,因为不管套在TV的横滨F4谁身上都没有什么违和感),两人是自从幼年便成了搭档,如此说来太宰是陪他度过很长一段时间的,他们一起走过了生命最黑暗也最美好的年少时光,那自然会对太宰更容易生气、更容易一言不合怼起来,毕竟谁能比太宰更了解他呢。更多的原因大抵是太宰知晓并了解他的底线,但与其说是底线不如说是易燃易爆炸的那个点,可他也只会在太宰面前气得跳脚,别人(此处不包括森先生之类的人,毕竟从他们的身份和性格来看不会闲得没事惹怒自己的部下/港黑五大干部之一)他不屑如此,或者说如果别人碰触了的话,会被瞬间解决掉吧。双黑的默契无人能及,中也在太宰受伤的时候也是很关心,我对双黑差不多是这样的理解——他们比谁都更希望对方去死,又比谁都救过对方更多次,双黑关系简单且矛盾,各是对方最好的搭档和最大的敌人,若是哪天太宰死了说不定中也真的会带着为太宰流过泪的女孩去把他的葬礼闹得一团糟——也许根本不会去参加他的葬礼
  对首领是绝对的忠诚和敬畏,至少官方是这么表达的,漫画里中也知道首领被绑走当即说了一句脏话(“妈的”)以及中也对首领的两次脱帽行礼也可以看出来,而从击退组合后将珍藏的红酒拿出与首领以及红叶大姐举杯庆祝可以看出还有几丝亲近,但不会逾越。
  
  对红叶大姐的话是亲情和尊敬,毕竟也是红叶大姐带大的,而从漫画(以上以下提到的几点)中可以看出他是个重情重义的人。
  
  对部下就是大概会挺维护(个人感觉,目前无从考证),但如果部下犯了错绝对会是公事公办,这是他身为干部的职责。工作时会很严肃不过私下关系应当是不错的,广播剧中和芥川以及梶井去吃饭可以看出来,而在部下遭Q的诅咒死后中也摘下帽子(虽然是在)来说中也是很认真对待以及尊重每一个部下。
  
  某种意义上来讲中也和雷狮*的性格倒是有一定的共同点,都是桀骜不羁、狂气得无人能及,却又懂得隐忍蓄势。
  
  中原中也是一个经过岁月沉淀而愈发稳重优雅的人,虽然酒品很差而且性子里的暴躁易怒也抹不下去,偶尔还会不坦率,但他狂气且有与之匹配的实力,即使幼年时为这份实力经历了残酷的训练甚至是生死相博,也仍然能说出“这样也不错”,也仍会为了信念而将天地倒旋于世*。
  

  *国产动画及漫画《凹凸世界》出场人物。
  
  *:出自中原中也角色歌《Darkness My Sorrow》